2013年12月11日 星期三

2013箱根圍棋棋迷嘉年華戰記

[譯者前言]


這是一位很有意思的日本棋友謫仙先生所寫的心得感想,非常有意思,而且由於文中提到了這是黑嘉嘉首次參加日本辦的棋迷互動棋會,所以特別翻譯轉載出來。


其實,謫仙先生本人就很值得介紹:顧名思義,他是對中華文化有相當研究的人,多次造訪中國與台灣,中文程度也有不錯的水準,才會使用這樣的筆名。而且除了圍棋之外,他也讀過相當多的武俠小說(當然包含全套的金庸),並且樂在其中,而參加了日本的「武俠迷大幫會」:)其中他對金庸小說的研究與思考有相當獨特的見解,有興趣的人不妨前往他的武俠部落格參觀。


以下就是全文的中文翻譯,原文連結請參照:http://takusen2.seesaa.net/article/382342081.html


===


2013粉絲嘉年華(Fan Festa)in箱根-Second


我在今年六月中四段的比賽中拿到冠軍,所以這次以五段的資格參加。雖然徒有虛名(註)很無奈,但像這樣的大會多少能和厲害的人對局,就讓我很感激了。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啊。結果是二勝四敗。其中一勝是對手出包撿來的,所以實質上是一勝五敗。

(譯註:「徒有虛名」的原文作「房租很貴」,這是日式諺語,原本是用在相撲上,就是拿到了比實際實力更高的名號。類似中文的名不符實或徒有虛名之義。如果用圍棋比賽的慣用說法來講,就是低段高報了)


這次的活動有很多女子棋士來參加,因此我就以她們為中心來介紹。(譯註:讚!)


時間:12月6日~8日
地點:學園廣場飯店(スコーレプラザホテル,富士箱根飯店別館。就是老地方了)
參加者在小田原與三島集合,巴士就會前來接送。


指導職業棋士:孔令文七段、倉橋正行九段、下島陽平八段、瀨戶大樹七段、謝依旻六段、山本賢太郎五段、下坂美織二段、萬波佳奈四段。
特別來賓:黑嘉嘉六段


其實上一次大會中孔令文先生就說打算要招待黑嘉嘉小姐來了。這次在導覽傳單上也記有「台灣的...」的文字。看到這裡我們大家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不過再看到黑嘉嘉小姐在12月2日的臉書上寫了「後天和依旻姐姐到東京~~」,才有了她真的要來的實感。




 開幕式上,替大家翻譯黑嘉嘉致詞的謝依旻小姐


我下的第一局持白,盤面相差十目的差距怎樣都無法縮小,可以說是直到最後都沒有勝算的一局棋。


到第二局開始的時間前還有空檔,我就去到指導棋會場。這是因為我下的比較快的關係。


這時黑嘉嘉小姐正在和三位棋友下棋。沒多久其中一位就下完,由依旻姐翻譯講評。既然空了一個位子出來,我就馬上申請和他下一盤指導棋(要付費給主辦單位的管理人員)。




 
黑嘉嘉小姐。雖說的確是美女,但更讓人先感受到她「可愛」的部分。現在19歲



孔令文先生在六月的大會時是將她的姓名念成「Kuro Kaka」,所以這次在會場很多人就是這麼稱呼她,不過我覺得念成「Koku Kaka」會比較自然。但中文是念做ㄏㄟㄐㄧㄚㄐㄧㄚ,不知道這樣在台灣是否會被接受?


(譯註:Kuro是「黑」的訓讀,而Koku是音讀,Kaka也是「嘉嘉」的音讀,所以作者會覺得三個字都是音讀的Koku Kaka會比較自然。其實,一般中文名字在日本的發音都是全部直接取音讀,好比說「吳清源」不會唸成「Kure Seigenn」,而是「Go Seigenn」。但最近日文中對不是在日本發展的華人有直接拿中文姓名音譯的傾向。這樣的話,「黑嘉嘉」會被拼成「ヘイ ジャジャ」。也因此作者擔心台灣人聽不懂Kuro Kaka或Koku Kaka而無法被接受。)


我先說聲:「請多多指導(指教)」,然後開始對局。


黑小姐可能是不太習慣下指導棋,所以不太會配合對手的程度來下,完全就是毫不留情之下法。


至於講評,不必請依旻姐姐來幫忙我也大概明白。(譯註:這樣的中文程度真的很厲害)


文興大發,來個紀念:


白黑交錯手談憶 於君一局我一生


~謫仙偷抄改寫
 
(譯註:原始出處是栗木京子的「水行星」。原詩是:観覧車回れよ回れ想い出は君には一日我には一生。聽說是日本有很名的短歌,是在描寫預感可能會分手的約會中之一瞬,因為意境很好,作者轉借成白黒の手談を交わす思い出は 君には一局我には一生,其實也是非常巧妙。我再轉成打油詩,由於程度有限,大致就只能這樣了)



 晚餐後的脫口秀,內容很有趣但無法以文字重現


接下來又被謝依旻指導了一局。快要終局時,左右已經沒人,所以我就能和她聊一下。


謝小姐說因為在台灣沒有類似這樣的活動,所以很想讓嘉嘉也體驗看看。據說黑嘉嘉本人也非常想順便來看看。



第二天早上,外出觀賞


雖說這裡並不高,但畢竟是山上,還是很冷。草上也可看到霜降的痕跡。另外也有地方結過冰的樣子,但陽光照射後就瞬間融化了。


 



一輪山茶花 處處皆綻放 


這一天早上下了個一敗一勝。


其中那一勝就是對手看錯。我有兩條大龍快要被殺,勉強造了雙劫來拚,結果對手看錯,得以黏劫。而此劫贏了之後,兩條大龍都活定,就大逆轉了。我指出這個錯誤後,對手就投降了。


然後,則是接受久違的孔令文先生的指導。雖然此局我下的過火而自滅,但孔先生給我的講評卻是:「佈局下的比以前好很多了」。

他的記憶力真好。畢竟他小學低年級時曾參加過數學奧林匹克比賽拿到銀牌,對我來說就像天上的神仙一樣。即使如此,他還是很熱心來指導像我這樣的平凡小業餘呢。


尤其他在第五屆友誼圍棋大會(就是棋迷嘉年華的前身)下過一對三十幾人的指導棋,而且記得全部的內容來一一解說。


現在他也是忙得到處跑來跑去。這次的大會結束後,他說他又要馬上飛去中國,兩天後就會和黑嘉嘉小姐再會了。(閉幕上的致詞)

(譯註:應該就是去參加智力運動會吧)

然後萬波佳奈女士也以當日來回的方式出現在會場。


這一天,吃過午飯後,有女子棋士們的特別採訪,但詳細的內容我是不記得了。


而我在下午的第二局,也是最後一局中好不容易拿到了一勝(形式上則是第二勝)。




 
第二天宴會中的晚餐內容。吃完後則是職業棋士們舉行趣味競賽。





最左邊的則是大家都很熟悉的萬波佳奈女士


至於他們玩的趣味競賽,就是男女各組一隊,來決定某個局面該怎麼下,並且說出理由(兩分鐘)及批評對手(一分鐘)。比如說:


黑(嘉嘉):「這個定石太古老了,根本就是化石」。
山本(賢太郎):「也許真的是化石,可是簡明易懂。大家要不要試著這樣下啊?」


勝敗則是由現場棋迷的掌聲來決定。




 


此圖據說是下島先生所想出來的問題,就是在十三路棋盤上先擺上八子,然後試試看白棋是否可以活出一塊棋。據他的說法,此圖如果再加上一個黑子,白棋就不可能活。此圖就以女生持黑、男生持白的方式來進行連棋對決。


到了第三天,早飯後由於沒有人可下,所以我就儘早去指導棋會場先佔好位置。由於等待的時間有點久,我就一面和A先生對局,一面等待下坂老師到來。



 


在十一點過後的閉幕式上的下坂美織二段。由於她也能說英語(譯註:下坂二段是早稻田大學畢業生,功課自然不差),所以前面脫口秀時就由她來擔任黑嘉嘉小姐的翻譯。


另外讓參加的業餘棋友驚訝的是孔令文七段的公子、山下(敬吾)九段的公子與另外一位年齡相仿的少年(小學生),三位都拿到高段組的獎項。而且是壓到性的強。


第七屆於2005年六月(八年半前)舉行時,孔令文先生的夫人才抱著剛出生的嬰兒來現場,而當時的嬰兒現在卻已經成長到這種程度了啊。






我參加的這一組共有七個人,其中一位是業餘頂級水準,其立場相當微妙。因此他也沒有接受職業棋士的指導。也許主辦單位的人不認識他,但我想職業棋士中應該有人知道他才對。


如果他去參加最高級的那一組,又拿到冠軍的話,名字就會被刻到獎盃上,而可能會讓他覺得「味道不好」吧。

(譯註:因為這個活動比較偏向於給棋迷歡樂的性質,所以棋力太強的人跑來這裡插花,多少給人有高手欺負棋迷的感覺,所以「味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