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彩色交響曲樂曲解說


第三號交響曲「彩色交響曲」是作曲家菲利普.史帕克(Philip Sparke)2014年的作品,也是為於德國北部布萊梅市近郊的魏德爾交響管樂團(Sinfonischen Blasorchester Wehdel)委託他創作的樂曲。該樂團的指揮湯瑪士.拉茨克(Thomas Ratzek),是帶給過去以進行曲、傳統音樂為中心、不改舊態的德國管樂演奏圈重大改革的人物而廣為人知,他也邀請了作曲家本人前往該地,參加2014年11月22日由拉茨克指揮這首樂曲的首演音樂會。

這首演奏時間超過30分鐘的交響曲,總共有五個樂章。各樂章則是附上了「白色」、「黃色」、「藍色」、「紅色」、「綠色」等五種顏色的副題。

這首樂曲是根據被稱為「共感覺(synesthesia)」這種僅有一部份的人才會有的知覺現象,也就是從音樂或文字中感受到顏色、或是從物體的型態中感受到味覺的特殊感覺中,其中一種聽到聲音就好像是「聽到」顏色的「色音共感覺(色聽)」所得到的靈感來寫作的。

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一步一步看MuseScore實例教學(8) 完


前面提到過,這份專案中,Contrabassoon、Contra-Alto、Contrabass Clarinet這幾個聲部的檔案已經由某樂團譜務用Overture做好的版本,這次我們就來看看如何將這些Overture檔案轉入MuseScore中。

首先,我們可以來看看MuseScore是否真的能開啟Overture的檔案:

MuseScore_Tutorial068.PNG
點選MuseScore視窗左上角開啟舊檔的圖示,就會進開啟檔案的視窗,如下所示:

MuseScore_Tutorial067.PNG

你可以明顯看到,在MuseScore底下的確認識Overture格式的ove檔。打開之後,會看到類似下圖的樣子:


很明顯,除了文字格式略為「走精」外,音符、表情記號、甚至排練符號等等細節都完全正常。看樣子是可以直接將這份譜複製貼上到我們專案的總譜上(對,複製貼上的奧妙之處,就在於是可以跨檔案進行的。你可以把A檔案的譜,貼到B檔案去)。不過,貼過去後,你會發現....

音符看起來像是飛到外太空去了一樣....

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一步一步看MuseScore實例教學(7)


除了複製貼上外,還有一個比較次要、但也很重要的指令,叫做剪下。如果熟悉Windows指令的話,就知道它的快速鍵是Ctrl+X

剪下與複製的差別,就在於來源是是否有保留。複製是會保留來源,而剪下則否。換句話說,剪下是在需要更換聲部,很好用的指令。

其使用方法如下兩圖。

第一步也是先將要剪下的部分用滑鼠選起來,按下Ctrl+X,再用滑鼠點選要貼上處。
第二步則是按下Ctrl+V,如下圖

MuseScore_Tutorial054.PNG

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布立茲愛樂管樂團首次來台音樂會記


大約很久以前(好吧,其實三年左右),因為貝多芬合唱交響曲管樂改編版的關係,我開始在關注Blitz Philharmonic Winds這個管樂團(當時我是翻「閃光愛樂管樂團」,我是覺得這樣比較好啦,不過以下還是依照官方的翻譯,統一稱呼為布立茲愛樂管樂團),包含加入了官方的臉書粉絲頁中。大約是一個多月前吧,就在他們的粉絲頁上,看到了他們即將來台灣演出的消息,但卻不看不到相關詳細的內容(比如說幾月幾日、在哪裡演出...)。大概又隔了幾天,終於在桃園管樂嘉年華這個活動中,看到了相關的介紹。原來他們要去桃園演出兩場,其中一場是售票的室內音樂會,另外一場則是免費的公開戶外演出。不論是哪一場,分別在遠離台北的桃園與中壢舉行,而且不論是桃園管樂嘉年華的主辦單位或是布立茲官方都沒有公布曲目,老實說讓人不太有動力衝去聽。

但是又隔了幾天,才發現這次的台灣之行、加上後續的韓國巡迴,將會由著名的日本作曲家天野正道先生擔任客席指揮(這樣的組合,反而在他們日本國內並未舉行過),而且該團的樂團首席渡邊一毅先生(該團是雙首席制,除了薩克斯風演奏家田中真寬先生外,單簧管聲部的首席也是樂團首席)也是改編了「亞美尼亞舞曲」、「王者大道」等著名管樂曲的單簧管重奏版的編曲家,算是提供給某重奏團演出曲目的重要來源,這才讓我下定決心前往。

不過說實話,不知道是不是宣傳的方法有問題,昨天在中壢舉行的這場售票音樂會一直售票的狀況很不好,直到音樂會開始前兩天,僅僅賣出幾十張,挺讓人擔心會不會出現台上的演出人員會比台下的觀眾多的慘況。看樣子,主辦單位似乎也發現了這件事,到了開演前一天,兩廳院售票系統上突然看到所有的位置都售出了的狀態,顯然是提出來大放送了,這才讓人鬆了一口氣。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日本圍棋將棋連勝紀錄


整理自每日新聞

記者A:
從去年秋天以來,成為史上最年輕職業將棋棋士的藤井聰太四段(14歲,日本將棋是四段以上才有職業資格)正式在職業棋賽出賽以來,持續連勝中,尚未在正式比賽中嘗到輸棋的滋味呢。(但在非正式棋賽中有輸過)

記者B:
他從去年12月首度出賽擊敗加藤一二三九段(77歲)以來,目前仍是無敗的17連勝中。將棋界原本的首次出賽連勝紀錄是松本佳介六段(45歲)與近藤正和六段(45歲)所共同保持的10連勝紀錄,現在就輕鬆地被藤井四段更新了。如果不管首次出賽的連勝的話,將棋界最長的連勝紀錄是由神谷廣志八段(56歲)所保持的28連勝。

記者A:
所以17連勝是很了不起的紀錄囉?

記者B:
保有20連勝以上紀錄的將棋棋士除了神古八段之外,僅有24連勝的丸山忠久九段(46歲)、22連勝的塚田泰明九段(52歲)、羽生善治王位(46歲)、山崎隆之八段(36歲)三人與20連勝的有吉道夫九段(81歲)而已。所以藤井四段接下來如果能贏到18連勝的話,就可追平連勝紀錄的第七名。

就算是現在保有三冠的羽生王位,其累積平均勝率也是接近八成,可見不論是多強的棋士,每下個十局,也還是可能會輸掉兩三局。更何況通常連勝越多、就越容易在循環賽的決賽或是淘汰賽的頂層遇到更強的高手,想要一直連勝下去其實是非常困難的。

記者A:
那圍棋的連勝紀錄呢?

記者B:
如果算首次出賽的連勝紀錄的話,是廣江博之九段(50歲)的12連勝。接下來則是依田紀基九段(51歲)、溝上知親九段(39歲)與伊田篤史八段(23歲)所保持的11連勝,再來就是張栩九段(37歲)的出道十連勝了。

不看首次出賽與否的話,則是故23世本因坊榮壽=坂田榮男九段的29連勝,再來則是本因坊文裕=井山裕太九段(27歲)與林海峰九段(75歲)所共同保持的24連勝。有趣的是,相對於20連勝以上的將棋棋士有六人,圍棋棋士則是有七人,可說是相當接近的紀錄。或許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可能是人類在這種智力競賽中的極限吧。

(當時整理不周,所以沒把坂田九段的29連勝紀錄加入其中)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以巴哈為名的三首小品


譯自:Hobereaux Clarinet Ensemble CD解說

森田一浩:以巴哈為名的三首小品 
Kazuhiro Morita:3 Bagatelles on the name of B-A-C-H

作曲家本人解說
不負責翻譯:吐奶

這是應小鷹單簧管重奏團(Hobereaux Clarinet Ensemble)委託,於2008年作曲,並於該年八月小鷹單簧管重奏團舉辦的夏季音樂會『小鷹的暑假』中首演。在2010年四月該團灌錄第二張專輯時再度獲得青睞採用,而我也藉此機會稍微修改了此曲作為錄音使用的版本。

初演時,我以非常忙碌為理由,不論是練習或正式演出都沒有前去聆聽,完全就是一般所謂的『只會出手寫而已』的作曲家態度。然而,在後來聽過他們提供給我的錄音後,老實說讓我非常驚訝。聽起來就是絕對不會難以理解,而且帶有一點散文氣氛,可說是不慍不火、讓作曲家幾乎無話可說的絕妙演出。雖然仍是有兩三個問題點,但越聽越知道那不是演奏家的責任,而是寫的人寫的不理想所造成的。也是這樣,於再次演出(錄音)之際,從頭到尾針對說明不足的筆法加以修訂,結果以整體而言就多了若干小節。

以約翰.瑟巴斯汀.巴哈的姓氏字母的構成,也就是以德國音名的B-A-C-H(降Si-La-Do-Si)來當樂曲主題創作的嘗試,歷來已經有許多的作曲家都做過了。但因為這四個音包含了很接近音程的半音進行,也往往成為已經告別調性感覺的近代/現代作曲家喜愛之素材。而我自己第一次使用這個構想是在我的吉他獨奏曲中,這是為了和我很要好的吉他演奏家朋友所寫,名為『以巴哈為名的三首十四行詩(Sonnet)』,這是1983年的事了。而這次為了單簧管重奏團所寫的『三首小品』,正是以27年前寫作的吉他曲為原型,加上一些細微的修改,但主題的組成與發展倒是完全沿用下去的。

現在回想起來,在我將近三十前首次出版、錄音的出道作品其實也是單簧管重奏團的曲子。當時也是我和演奏家們親切交流之間、量產出很多這種形式的作品與編曲的時期,但為單簧管八重奏寫作原創曲真的是睽違已久之事了。在這裡我也要感謝以精彩演奏刺激我各方面寫作的小鷹單簧管重奏團、以及建議我作曲的該團創始團員齋藤紀一先生,藉此場合向他們表達我的敬意。

本曲也在2010年由Brain Music出版社出版。

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一步一步看MuseScore實例教學(6)



前一篇中介紹過複製貼上有多麼的強大(強大到就算你有專用的MIDI鍵盤也不可能跟上它的威力XD),這次我們將要繼續介紹這招的威力,因為我們輸入的這個低音管分譜的下一句音符,跟前一句又是幾乎完全相同,請大家依樣畫葫蘆後,我再來說明複製貼上的其他應用:

MuseScore_Tutorial041.PNG

不過,如果你去比較原譜,就換發現到了第二句後,最後一個音符(八分音符)變成一個長達數小節的長音了,這該怎麼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