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杉內雅男九段去世紀念悼詞



杉內雅男九段去世紀念悼詞

[日本棋院顧問大竹英雄]

杉內老師是我和林先生(林海峰名譽天元)還在當院生時的導師,對我們來說他就是一代大師,所以當我
聽聞訃聞時,除了驚訝以外還是驚訝。杉內老師和夫人壽子老師都是我們職業棋士的典範。他能貫徹終生
都是現役職業棋士的信念也非常令人敬佩。杉內老師高潔的人品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模仿來的。

我心中雖然充滿遺憾與悲傷的情緒,但還是只想跟杉內老師說聲:「謝謝」。而我們這些還活著的人,接
下來只能更加努力守護圍棋界才行。

[日本棋院副理事長山城宏]

不多說廢話,就是單純以身作則示範給我們這些學生看,就是杉內老師的風格。

他貫徹終身都守在職業棋士的崗位上,努力到最後、他那真誠面對棋盤研究的態度,也深深烙入我們的心
中。對我們職業棋士而言,他就是最佳的典範。

為了表達對老師的敬意,我們後輩棋士更應該團結在一起精進棋道來感謝老師對圍棋界的貢獻。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杉內雅男經歷


譯自:維基百科

杉內雅男生於大正九年(1920年)10月20日,平成29年(2017年)11月21日去世。
隸屬日本棋院,井上一郎五段門下。妻子為杉內壽子八段。

從昭和12年(1937年)入段以來,至平成29年(2017年)去世為止,身為職業棋士的生涯
長達80年以上(譯註:但因為戰爭入伍兩年,嚴格來說是不到80年),並且保持著日本最年長現役
職業棋士紀錄(97歲1個月)為首的許多日本(譯註:也是世界)的最年長紀錄,甚至直到過世前1
9日仍在對局。即使年過90,每年仍能維持勝率將近五成的成績,就連去世這一年的2017年也贏
下了兩局,直到生涯結束前都展示了實力仍在的水準。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春秋子觀戰余話(11)



譯自週刊碁2017年12月4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127)

追悼 杉內雅男九段

杉內雅男老師過世了。明明才在11月初看到他活力十足的對局身影,我還在想他能這樣一路對弈到
一百歲的願望並不是夢,結果真是令人遺憾。與杉內老師相比,我還等於是個留著鼻涕、幼稚到可笑
的小鬼;杉內老師的一生則是無比的精彩。

老師所遺留下來的小故事也非常令人感動。這是幾年前,我從比老師年輕將近四十歲的資深棋士那邊
聽來的。這位資深棋士,在某一次對局日中於日本棋院的電梯中遇到了杉內老師,結果老師跟他說:
「你前幾天下的棋,內容有點糟糕啊」。資深棋士跟我說:「我聽到他這麼說,就只有覺得惶恐而已
,因為沒想到他連我的棋譜都會拿來研究啊」。

至於他婉拒NHK上節目專訪的理由也是振振有詞:「我現在已經完全不活躍了」。其實光以年齡而
論,這樣的邀請就是製作單位對他最大的敬意了啊。

我自己也曾問過他有點失禮的問題:「為何老師不打算退休?」,他回答:「我又還沒有稱霸棋壇。
如果是已經稱霸天下的棋士,才可能會覺得無棋可下而只能退休」。

我和老師之間,這兩年大約是只有每年一兩次書信或明信片的往來而已。特別是今年的賀年明信片上
,老師特別加上了一句詩句:

鳳與凡鳥偕來初句會

其實凡鳥就是我的第二筆名,我甚至用過這個筆名在本報上寫過「碁之句」的專欄。所以老師的這句
詩句展現了他淵博的知識與輕妙的幽默感。因為其實「凡鳥」二字是由「鳳」字拆開而來的。老師正
是知道這一點,所以暗喻我不會只當隻凡鳥,總有一天會如鳳凰一般展翅高飛吧。

合掌。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89)



接下來再把話題拉回第八次的訪中之旅。

從成都搭飛機飛行大約一個小時,我們到達重慶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天色早已變暗。這是個比
日本的長崎更加複雜的山邊城市,長江還從中央穿過。我們搭著往旅館去的巴士上往窗外望去
,可以看到不太明亮的燈火,以增添濃淡色彩的方式替我們拓展視野,讓人有不知道在銀河世
界的某處迷路的錯覺。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煩惱天國(39)


週刊碁2017年12/04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88

[歡笑就在眼淚的隔壁]

本週和下週,我們要痛快地解決職業棋士們的煩惱。
(編註:基於保護隱私權的立場,我們會把一部份的名字給馬賽克掉,敬請見諒)

Q:我的搞笑都沒人要理!就是到了可說是完全沒人理的程度。女兒們當作沒看到,老婆
(K林泉O六段)了不起就是眨一下眼,幾乎是一點反應都沒有。明明我覺得我的搞笑功
力跟一般人嘲笑的「臭老頭笑話」是完全不同水準,而且非常有搞笑的天分,幾乎有跟搞
笑藝人同等級的水準...。我很想要逗她們笑,不管做甚麼都可以,我就是想讓她們發
笑。所以我想請教,我該怎麼樣做才能恢復我做父親的尊嚴啊?

~前五冠王 C栩 37歲

A:張O老弟,你真是完全都不懂搞笑的基本啊。所謂的搞笑,就是眼淚啊!搞笑就會帶
來眼淚,我勸你要這樣想會比較好。這世界上搞笑是絕對不會單獨存在的,這是絕對的真理。

好比說,電影「男人真命苦」中的寅先生,雖然總是讓女主角有好感,但最後總是會被甩掉
流淚,對,流淚!至於藤山寬美的舞台表演,也不會只有搞笑而已。一定會在甚麼地方加入
悲傷情節來調劑。

歡笑是弱者的東西,我也勸你這樣想會比較好。因為弱者需要藉由歡笑來抓住幸福,或者是
說試圖抓住幸福。畢竟當痛苦時,想要恢復精神時,就算是硬擠也只能強顏歡笑了對吧?

相反地,幸福之時,就算不笑也沒關係。反正每天就已經開心的不得了了。有錢的話,隨時
想要甚麼東西都能買到。有權的話,就可以照自己高興任意操縱別人。你看,是不是都不需
要搞笑了對嗎?

張O老弟,我就直說了吧。你是沒辦法逗人家笑的。因為你已經夠幸福啦。像我,身邊的人
多少都覺得我很好玩,就是因為我很不幸的關係。趙治勳就是悲傷的大集合啊。不幸的人,
就只能借助搞笑來求取幸福。因為我們再不笑,就無法獲得幸福了。

不過,如果我只這樣回你,就算你是O栩老弟,也會覺得很可憐。所以我還是教教你怎麼逗
人笑的方法吧。

如果無論如何,你都想逗家人笑的話,那我建議你先去整個型。最好是拿著我的照片去醫院,
直接跟整形外科的醫生說「拜託幫我整成這樣」就好了。如果這個長相你受不了的話,改成
你岳父應該也不錯吧?說到這裡,小林光O先生還好吧?(笑)

然後,所有的財產也都不需要了。你看看是不是寄放到我這裡來?我不會叫你捐給我,寄放
就好了。將來你女兒要升學、要花錢時,說不定我還會好心借你們錢,你就放心吧。

長相變了、財產也沒了,可算是超級不幸的事了,這樣你就能逗別人笑了。只是不知道張栩
O段你啊,有沒有勇氣可以衝到這種地步啊?!

下定決心要拚的話,記得通知我一下。

切記要先去銀行把帳戶換成我的名字,然後就可以殺去整形外科了。我隨時等你喔!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傳奇人物埃西勒


引自東京單簧管重奏團(TCC, Tokyo Clarinet Choir )粉專與單簧管商店(The Clarinet Shop)粉專

羅爾夫.埃西勒(Rolf Eichler)簡歷

和普林茲(Alfred Prinz)並稱,都是烏拉赫(Leopold Wlach)最後的弟子。

在烏拉赫病倒後,他也曾代替過老師演出。

過去他曾經參加過維也納所有的管弦樂團與歌劇院的演出活動,並且從1956年到1988年為止擔任維也納音樂家協會管弦樂團(Tonkünstler Orchester,現任指揮正是大名鼎鼎的Siena管樂團的音樂總監的日本指揮家佐渡裕)單簧管首席。退休之後,到1999年為止,也以該團的客座首席活躍著。他曾在1952年夏天到1954年秋天之間居住於日本,除了擔任現在的NHK交響樂團前身樂團的客座首席之外,也在東京藝術大學的單簧管科指導日本學生。在他居住日本期間,為了指導因為找不到滿意的單簧管教材的日本學生而寫了一本「Scales for Clarinet」教本,即便歷經了漫長的歲月,現在仍是日本學習單簧管的人士必備的音階教本。(譯註:這本教本非常大本---印成B4大小,由日本國立音樂大學出版,雖然在日本以外的地區看不到,但在日本各大樂器店可是暢銷教本。內容是有點像Baermann或是Jettel,非常德奧式的練習教本)

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31)


第二代樂長 賽列尼克(Adolphe Valentin Sellenick,任期1873~1884)

賽列尼克是1826年9月3日出生於法國西南部吉倫特省的利布爾訥市(Libourne)。父親是當時駐紮於當地的騎馬獵兵第一連隊鼓號樂隊的隊長,但後來該連隊後來返回到原本的駐紮地斯特拉斯堡,所以小賽列尼克(阿道夫)就跟著進入當地的小學念書。阿道夫是個很有天分的小孩,所以很快就開始引人注目,於是在13歲時進入了斯特拉斯堡市立音樂學院學習小提琴。後來在1844年,他在當地聽到了著名的短號演奏家安邦(Jean-Baptiste Arban)演奏而深受感動,自己下定決心也要成為一位短號演奏家而開始學習短號,並且在斯特拉斯堡音樂院以短號第一獎畢業。畢業之後成為了該市劇院的第一部短號演奏團員(兼第一部小提琴演奏團員)。同時他拜師作曲家埃爾泰,開始學習和聲學。就在該樂團的指揮亞藍傑被聘任為巴黎歌劇院的指揮時,亞藍傑很看好阿道夫,認為他是很有潛力的藝術家,於是推薦他繼任為斯特拉斯堡劇院樂團的指揮。而賽列尼克也就在1850年成為了斯特拉斯堡劇院樂團的指揮。不過,就在他成為軍樂隊樂長的同時,他辭去了劇院樂團指揮的工作,在1854年10月7日被任命為帝國禁衛隊第二選拔步兵連軍樂隊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