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開箱文(49)


上週不知在閒聊甚麼的時候,線民連先生來報說,電子海灣上又出現了一把金屬降E調單簧管。雖然我已經有了一把金屬降E調單簧管(俗稱「阿銀」)了,但跳入海灣一看,這把新出現的金屬降E調單簧管保養的很好(或者是重整的很漂亮),金光閃閃的模樣,似乎更勝阿銀一籌。加上價錢並不貴,又可以議價,於是我就出個價錢試試看賣家是否接受,沒想到就突然成為交通部長賀陳旦的弟弟「賀成交」了(笑)。

但接下來可就神奇了,賣家只來了一封信問我地址與電話,然後我又回信一封討論報關的問題,在一天之內完成交易後的待辦事項,我就放著不管了。沒想到在剛好經過一週的今天,我就收到東西了。說實話,除了之前買的「摸吧」以外,這大概創下了我收到拍賣物最快的紀錄了。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30)


IV.歷代樂長履歷

禁衛軍樂團的樂長,是從1854年才開始規定以比賽的方式來選任,所以當第一代樂長退休時,當然就應該是舉辦比賽來選新的樂長,然而剛好就在這個時期,禁衛軍底下共編成了兩個軍樂隊(參照第二章的說明),就像之後會說明的一樣,這兩個軍樂隊會併再一起,而被合併的樂隊的樂長就省略了比賽的過程,而是直接任命;而這個一個樂長是比賽選出、另一個是指派的規則就一直沿用到挑選第三代樂長之時為止。此外,因為舉辦比賽的延遲,而出現過三次代理樂長或副樂長來暫代樂長職務的時期。其中有的甚至代理期長達兩年,但雖然是長期代理,其實還是無法看待成正規的樂長,因此在本書中就不多做介紹。

第一代樂長 波留士(Jean Georges Paulus,任期1848~1873)

波留士是1816年8月5日出生於法國東北部萊茵省的阿戈諾市(Haguenau),從小就音樂天分,而且在看到該市的連隊行進時都是軍樂隊走在前面很威風,就下定決心想當軍樂隊隊員。他的夢想雖然在14歲時實現,但因為尚未成年,並非以正規的方式、而是以雇用的方式加入了騎馬獵兵第十連軍樂隊之中擔任第一部單簧管的職務。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26)


譯自:週刊碁

張栩的圍棋進化論

解讀AlphaGo File26

Master的衝擊~新的範本出現/一手一手都很嶄新

就在2016年即將結束之際,世界的圍棋界又衝進了驚愕之中。在對弈網站「野狐」與「東洋圍棋(Tygem)」上,出現了謎樣的圍棋AI「Master」,面對世界頂尖級職業棋士(也包含了一部分的業餘棋士)創下了六十連勝(無敗)的紀錄。

當時我正在參加日本圍棋國家隊的集訓,現場也談論起了這個話題。而且其衝擊力比去年上半年的阿發夠旋風還要強。

仔細看了棋譜內容,就會感覺到其實力絕對超過六十連勝以上,總之就是非常高強。除了充滿速度感以外,棋路也非常美麗。而且甚麼棋都會下,完全找不到破綻。讓人覺得我們是處於一個很了不起的圍棋時代。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煩惱天國(36)


週刊碁2017年1/30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245

[我和你之間有條「河」]

Q:我現在是業餘三段。以前是一直去棋社借用他們的棋盤練棋直到現在,最近很想要一個自己的棋盤,於是就跟爸媽說了。結果我媽跟我說:「想要的東西要自己想辦法,才算是男人」,並且教我怎樣上Y拍去找棋盤。結果用棋盤為關鍵字搜索時,發現了起標價是1000日圓的趙治勳老師署名棋盤。然後就看到它的標價一直炒高上去,終於到了我遠遠買不起的程度。但我就是好想要這個棋盤,因為我非常尊敬趙老師。煩惱天國也是我每週必讀的文章。記得趙老師寫過千萬不可以邊走路邊看手機,於是我每每看到有人拿著手機邊走邊看時,就會忍不住想瞪他們。仔細想想,擁有趙老師簽名棋盤的人竟然把這種寶物拿出來賣,其實也滿可惡的。要是我買到了自己的棋盤,絕對不是拿簽名板而是拿著棋盤請您簽名。我會拿著棋盤去拜訪您的!

~靜岡縣 O.H 12歲 小學生

A:不知道是不是宮崎駿先生啊?聽說他是完全不幫別人簽名的。畢竟他是製出了那麼多漂亮卡通電影的有名人,因此很討厭自己的簽名被拍賣到非常誇張價錢的樣子。

至於我呢,是給宮崎駿先生提鞋也不配的程度,所以就覺得幫人簽簽名也沒甚麼關係,萬一哪一天缺錢餓肚子了,想要變賣去換錢也沒關係。只不過,我也不是很喜歡簽名。因為只要想到要把那麼醜的字交到誰的手上,就讓我的內心苦痛到不行(笑)。

接下來呢,這句話是只在這裡跟O小弟你說,就是其實我和你之間有好像一條河一樣的間隔存在著。就好像是一條線一樣。不過因為經由這樣紙面上的交流,可能會引起我們彼此之間是完全互相了解的錯覺。這是不是一種所謂的夥伴意識?

所以你要拿著棋盤來我這裡是不可能的。畢竟我和O小弟你的關係就像是夢幻的世界一樣吧?就像手機不是有那種可以和完全不認識的人溝通一樣的功能一樣?那種關係也應該歸類於夢幻世界的一種。所以我也常常聽說明明是在虛擬世界中意氣投合的關係,結果一見面彼此就非常失望,甚至還聽說有捲入犯罪事件的案例呢。其原因就是把這種夢幻世界或說虛擬世界誤認成現實的關係。所以我和O小弟之間還是需要有條「河」存在的。

我是個已經年過六十的老頭了,從12歲O小弟的角度來看就是個老爺爺。所以實際見了面的話,恐怕就會幻滅吧?甚至可能會害你深受打擊,再也不想學棋了吧?(笑)。我很害怕、也很討厭讓O小弟變成那樣,所以我無法承諾幫你在棋盤上簽名。

相對地,我也要給O小弟你一個建議。就是在你的夢幻世界中,請把我的形象想得越棒越好。好比說既年輕、又有錢,性格簡直是好到不行,棋力也比井山強很多....。順便也請這樣到處幫我宣傳一下,拜託你囉。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春秋子觀戰余話(8)


譯自週刊碁2017年1月30日號

春秋子觀戰余話(96)

職業棋士中的猛將~麻將篇

職業棋士們都很愛打麻將---這個常識恐怕是僅是用到昭和時代為止吧?過去在日本棋院附近就有五家雀莊(麻將店),但現在僅剩一家了。就跟一般社會一樣,現在的年輕職業棋士們也逐漸遠離麻將這項嗜好了。

如果要舉例過往誰最喜歡打麻將的話,首先就會想到本因坊名人秀哉吧。然後就是小杉直楓(故七段).勝子夫妻。小杉夫妻在家進行方城之戰時,有時甚至連秀哉名人都會前來參戰。就算是戰時燈火管制時期,似乎也能聽到他家中傳出吃牌、碰牌的聲音呢。

說到和我對戰過麻將的職業棋士中,實力無話可說的依年齡大小排序的話,則是山部俊郎、安藤武夫、工藤紀夫、小杉勝(譯註:小杉直楓的公子,算是家學淵源吧?)、石田芳夫、王立誠等人吧。恐怕可能還有會跑來跟我說「哎呀,你忘了提到我」的人就是了。尤其是小杉勝(追贈九段)先生,幾乎是用「吃、碰」聲代替搖籃歌養育長大的,麻將打的好似乎是理所當然之事。

至於石田芳夫在打麻將時,則有一句得意的台詞。就是就算他打贏了,也會說「今天打得等於跟輸掉一樣」。這是因為他往往打算要贏得更多,所以他這話是對自己略有不滿之意。但輸家聽起來就有點討厭了。

王立誠在19年前成為名人挑戰者時,在挑戰賽的前一天,發生了難以忘懷的回憶。原本他是打算在名人賽期間絕對不打喜歡的麻將的,但我們這些在後面觀戰的人,總覺得不打麻將好像少了甚麼一樣,就由我開口問他要不要來稍微打一下?這可就鑄下大錯了。因為他一上來就早早大出大三元或滿貫的大贏的牌,我們可是被他修理得很慘啊。

到了最近,我們三個老頭打了一場三人麻將。哪三位?就是我、安藤先生、工藤先生。結果呢?是我小輸一點。從麻將實力來看,其實是打的雖敗猶榮了。於是我就跟另外兩位說:「我這牌打得等於是跟贏了一樣啊」。

===



相關系列文章: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87)


芮女士這次算是以吳九段祕書身分來同行,所以對我們來說,總覺得此行能讓她輕鬆地和舊友知交重逢就好了,但中國方面並不是這麼想,畢竟這是世界最強女子棋士睽違許久的回國。充滿上進心的年輕人們,當然是握拳擦掌期待與她對局。

而且這還是一對五的指導棋,而芮女士看起來也像是要認真擊敗他們的樣子。因此圍觀的人可是將對局處圍了好幾層,可說是人山人海。結束之後,芮女士幾乎是以憔悴的表情從觀戰群眾重圍之中逃了出來。直到跟我們會合後,才鬆了一口氣說:

「好累喔」。

這是我們第一次聽到豪氣萬千的芮女士說出這樣的話,而這句嘆息中卻也包含著滿心的感慨吧。

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29)



在禁衛軍管樂團在1984年前往日本巡迴之中新任命的副樂長吉爾貝(Andre Guilbert),則是在隔年1985年5月代替布堤樂長前往法國北部的庫里埃爾市巡迴演出,並且和當地的「尤尼翁.馮.拉.佛爾斯」管樂團一起參加於當地拉布雷體育館舉行的該團創立150週年的大型慶祝音樂會,當時吉爾貝所指揮的曲目如下所示:

  • 鮑羅定/布堤編曲:韃靼舞曲
  • 托瑪西(Henri Tomasi)/薩克斯風敘事曲(Ballade pour Saxophone et Orchestre),薩克斯風獨奏:布恩(Andre Beun)
  •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西班牙隨想曲
  • 韋伯/宣敘調與波蘭舞曲~選自第二號單簧管協奏曲,單簧管獨奏:寇斯塔西尼(Robert Costarini)
  • 蓋西文/波吉與貝斯組曲